免费送彩金_WelcomePosition

当前位置:免费送彩金_Welcome > AG直营平台 >

咨询电话:
妙可蓝多资金占用未了局 是大股东市值管理还是为家族输送利益?

作者:admin  时间:2019-12-30 20:13  人气:157 ℃

但市场却反其道而行之,三季报发布后的3个交易日(10月30日至11月1日),妙可蓝多在二级市场上接连下挫,累计下滑近8%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柴琇关联风险达到110条,其投资的多家公司因借款、借贷等问题陷入形形色色的合同纠纷。而其配偶崔民东的关联风险更是高达11179条,除借款合同纠纷外,其所投资或任职的公司还存在司法拍卖、股权冻结、经营异常等问题。

与此同时,不少券商发布研报称,“妙可蓝多业绩良好释放,静待旺季表现。”

实控人占用资金

对于妙可蓝多如今的“黑天鹅”,投资者似乎早有预见。10月28日,公司传来捷报,今年前三季度,妙可蓝多营收同比增51%至11.6亿元,归母净利润同比增348%至0.12亿元。

另一面,崔薪瞳控股的广泽国际发展已沦为仙股。近两个月都在0.1港元/股以下徘徊。至截至2019年12月31日收盘,广泽国际发展收盘价为0.078港元,市值为4.11亿港元。2019年9月中旬,广泽国际发展披露,崔薪瞳全资拥有的两家公司持有上市公司若干股份,鉴于这两家公司未能满足股票经纪临时发出的保证金补缴要求,故最近对其所持上市公司股份进行了强制出售。

为此在2019年8月,上交所下发监管函,要求妙可蓝多说明资产重组和增持计划情况,其原因是,在柴琇自2018年7月抛出增持口号后两次延期,最新一次已延期至2020年1月。2019年下半年,柴琇一股未买,并且未给出任何解释,增持仅完成计划中的65%。

12月18日,A股上市公司亚联发展发布公告,其孙公司誉高信贷对广泽投资及崔薪瞳等相关当事人提起诉讼。2017年,誉高信贷向广泽投资发放了6000万港元贷款,崔薪瞳为担保人,这笔贷款于2019年7月逾期未还款,其向法院判令支付贷款本息合计7073.62万港元。

原标题:妙可蓝多资金占用未了局 是大股东市值管理还是为家族输送利益?

市值管理之谜

2019年12月23日至24日,柴琇将持有的7200万股股权在解除质押后又质押,其股权质押比已高达96.43%。此外,2019年3月及5月,柴琇还多次授意妙可蓝多财务总监转账给其配偶崔民东及女儿,金额达到2.4亿元。

而妙可蓝多在明知实控人存在资金占用的前提下,于2019年10月中旬的投资者说明会上承诺:“大股东后续将落实增持计划,将采取措施缓解质押风险。”结果却与之背道而驰。

妙可蓝多实控人柴琇占用资金一事仍在发酵,公司仅称资金已全额返还,却未详述柴琇家族债务情况。 更大的谜题在于,此前柴琇屡屡通过发布重组、增持等来刺激股价,这是否与之存在关联?

2019年12月25日,上交所下发问询函,指出妙可蓝多内部控制和治理存在严重缺陷,要求公司回答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、不当交易等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的情形。

妙可蓝多的下一步走向何方,《投资者网》将持续关注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展开全文

《投资者网》 谢莹洁

妙可蓝多现今是乳制品行业中成色最足的黑马。近年来,凭借《两只老虎》改变的广告及对奶酪产品的改良,并迅速占领国内市场,一跃成为“奶酪第一股”。

而在此期间,妙可蓝多股价受益于重组突飞猛进。不过《投资者网》梳理发现,彼时的妙可蓝多或受庄家操纵,不仅在于公司日均换手率和日均成交额均低于涨幅类似的个股,同时其动态市盈率已超200倍,位居行业前列。

值得一提的是,上述资金占用事项,公司未按照会计准则的要求进行账务处理,导致公司已披露的财报相关会计报表科目列报不准确。不过,妙可蓝多近期发布了关于会计差错更正的公告,详细阐述了会计差错更正的具体情况及影响。

12月23日和24日,柴琇将持有的7200万股股权在解除质押后又质押,目前质押股份占其所持股份的96.43%。据了解,本次股权质押所融资金将主要用于广泽投资生产经营所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广泽国际发展近日公告拟3.05亿港元出售香港九龙湾物业。柴琇家族的资金危机或暂时得到缓解。

在股价低迷背后,是妙可蓝多操纵股市的质疑难消。10月15日晚,妙可蓝多宣布终止收购长春市联鑫投资咨询有限公司。这笔收购自2018年9月抛出后,公司两次以“审计工作复杂,无法按期完成”为由,延后标的资产的审计评估基准日,中途还更换中介机构与财务顾问,导致重组事项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。

同样赫赫有名的还有柴琇女儿崔薪瞳,其在28岁时坐拥7家公司身价61亿,以此成为2018年中国最年轻福布斯女富豪。不过,这一庞大家族,如今却倒在了7000万港元借款上。

尽管如此,柴琇家族依然为资金所累。崔薪瞳2019年9月因未及时缴纳保证金,所持的广泽国际发展(00989.HK)部分股票遭遇强制出售;三个月后,其因7000港元借款逾期未归还被起诉。

随着家族企业现金流危机被曝光,妙可蓝多主动坦诚实控人存在资金占用,并称资金已全部返还,但真相真是如此么?

股价低迷之下,未来崔薪瞳或仍遭遇强制出售,而今柴琇也自身难保。

牧马者柴琇,以擅长资本运作闻名。从2015年开始,其通过一系列协议转让及重组,成功规避借壳红线入主上市公司,同时将原来的矿业主营业务变成与之毫不相关的奶酪,助推公司股价、业绩齐涨。

随着柴琇家族危机爆发,妙可蓝多操纵资本的真实目的被市场质疑。值得一提的是,崔民东、崔薪瞳自身风险未消,柴琇或仍存在挪用公司资金的可能,更有甚者,或涉嫌通过股市为其家族输血。

多米诺骨牌接连倒下。12月20日晚,妙可蓝多坦诚,实控人柴琇多次占用公司资金向其配偶崔民东、女儿崔薪瞳所控公司拆借资金,年内占用资金总额达2.40亿元,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9.66%。

但对于妙可蓝多而言,控股股东占用资金带来的风险依然余波未消。

风险余波未平

妙可蓝多表示,“不存在其他未披露的重大事项,资金占用方已经向公司归还全部占用资金2.40亿元,并向公司支付资金占用费990.99万元。”



Powered by 免费送彩金_Welcome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